《(而你們所知道的)中國式魔幻》

Magic in Chinese Style (that you all know about)

   
2015年1月9至11日

前進進牛棚劇場

 
 
演出:吳鳳鳴、梁天尺、陳瑋聰  
劉俊謙、周詠恩  

佈景設計︰阮漢威
服裝設計︰馬嘉裕
燈光設計︰羅文偉
作曲及音響設計︰黃衍仁
監製:鄭綺釵、陳惠儀
宣傳:羅穎妍
前台:馮德君
宣傳攝影及設計:江田雀

 
舞台監督及執行舞台監督:李嘉安
助理舞台監督:方祺端、余依庭

 
   
 
前進進戲劇工作坊

文本︰鄧正健
導演:高俊耀(馬來西亞)

 

永 遠 不 要 跟 現 實 比 魔 幻

清理現場的人離棄現場
擋路的人拼死抓住記憶
寫小說的人塗塗抹抹,說了又說,寫了又寫
寫詩的人寫不出一首詩,改在牆上塗鴉
刺殺的人無法重演歷史
被刺殺的人設法名留青史
曾經年輕的人天天看電視直播革命
絕食的人反覆詢問公理和正義的問題

抗爭者隻手遮天,紀錄者轉彎抹角,失憶者尋釁滋事。

歷史過山車,瘋狂擦邊球,親,你懂的。

五個循環論證寓意故事,一連串史詩式疑似作動大事件

資深評論人鄧正健評而優則編,以語言起棋局,借劇場築框框,定格紛擾時勢,字花開遍地;特邀旅居台灣的馬來西亞華人高俊耀導演,由外到內注入外國勢力,形體挑釁文字,圖窮匕現。

 

編劇的話

文:鄧正健

怎樣生活下去?

通常,我都不會相信歷史是有盡頭的。有些哲學說,歷史是一個循環的巨輪,到了某個被選定的時刻,歷史將會重現它曾經出現過的形貌。可惜對此我同樣不相信。或者說,相比起歷史終結說,我寧可相信歷史會永劫回歸,只是我的生命太短,肉身太脆弱,我只能站在時間線上一個微小孤獨的點上,旁觀上下二三十年的歷史,那遠遠未及巨輪圓周的百一。

因此所謂循環辯證都是想像的,而我只希望我所想像的歷史不會太造作。最初構思這個劇本時,我想寫的可不是抗爭,而是眾生。當代中國的眾生,這個時代的眾生,我所看見的眾生。但我沒有佛眼,佛心也是裝出來的,人性中最劣的根性:自私,一直纏繞著我的創作意識。我沒有對歷史、對時代、對眾生有過切膚的關切,我只想寫我自己,我只想把我所被拋擲到的這個治亂共冶的迷宮時空,用一種我從未聽過的方法書寫出來。

這是一個抗爭時代,卻不是一個革命時代。有時我們會覺得,抗爭很實在,但如果放在一個足夠大的歷史尺度上,抗爭就變得虛妄了。在我著手把劇本那個不成熟的第一稿改寫成現在的樣子時,房間外和網絡上的人正在為一個最躁動的秋天奮戰。我不禁想:三十年前的人現在到哪裡去?現在的人在三十年後又到哪裡去?如果歷史真是一個循環,而我們卻一直被囚禁在當下,那麼,我們又應該怎樣面對自己、應該怎樣生活下去?

所謂魔幻,是劇中沒有你們所不知道的。我只是替大家寫了出來。

劇中的角色都是我,但他們都不是我。感謝導演和演員們,他們把我心裡的鬼一隻一隻揪出來,使我不用再為要不要解剖自己而煩惱。我對自己很無情,總是容不下日子舒服地過,劇場也是一個名利場,英雄地,我向來高坐觀眾席,寫意地當一個冷酷而不負責任的評論者,但今天,我再沒置身事外的藉口了。

演出之後,一切都是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