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求
  Crave
2006年12月15-18日  
前進進牛棚劇場  
   
演員:馮程程、梁曉端
鄭煥美、潘詩韻  

戲劇顧問:陳炳釗

燈光設計:關飛燕

 
服裝及造型設計:張力  

化妝:陳長瑤

 
 
文:馮程程

Sarah Kane和我們
  2001年我在倫敦,最希望在Royal Court Theatre做帶位員,免費看戲。帶位員最後做不成,倒在那裡踫上一個叫Sarah Kane Retrospective的節目。盲頭蒼蠅闖進劇作家赤裸的情感世界:《Blasted》、《Crave》和《4.48 Psychosis》,驚為天人之後跑到國家劇院書店買下Sarah Kane劇本全集,後來又多買了一本送給當時在香港替我找論文資料的鄭煥美。回到香港,我跟陳炳釗說想翻譯Sarah Kane來演出。後來陳炳釗也讀著Sarah Kane,後來小丑遇上了《4.48》的內地翻譯本,再後來潘詩韻和我聊起原來她和梁曉端也正讀著Sarah Kane。嗯……我們還有什麼理由不走在一起?

文:鄭煥美
  多謝馮程程在2001年送給我的Sarah Kane劇本全集,讓我在某深夜翻閱《Blasted》時,被那在Leeds酒店投下的炮彈同時擊中,在我心中轟然震盪。我很想做《Blasted》,但基於資源和我們這個班底的條件限制,不能做。然後我們向更高的難度挑戰,做《Crave》,一個只有聲音的劇本,一個要將自己推向撕裂邊緣的劇本。

  心痛,是理解的開始。

  作為C,這是我在第一次即興排練後,寫下的即時感受:
I can see the cruelty
But I cannot fight
I am so powerless
I have a lot of fury
But I cannot articulate
The fury is beyond words
And to fight back has no use
I can do nothing, nothing
I can only detach myself
To set myself free

  在C,我彷彿又看到了《Blasted》中的Cate。Thank you。

文:梁曉端
一次接觸,
命運連結
Crave令我
迷失、疲累、痛苦
Crave令我
快樂、興奮、滿足。
顛簸的旅途,多謝SK4包容支持,
繼續•渴求•愛顛

文:潘詩韻
在詩與詞之中,
在字與樂之間,
渴求
游 離






如果這地有她,
如果她沒有離去,
如果可以,
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