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王 3︰覺醒
  Fisher King 3 : Awakening
2004年2月20-22,26-29,3月4-6日
前進進牛棚劇場  
 
聲音演出:李鎮洲  
演出:陳炳釗、鄭綺釵、陳嘉倩  
裝置設計:楊秀卓
燈光設計:劉銘鏗
錄像設計:陳錦樂
音樂創作:彼得小話
音響設計:黃伸強
服裝設計:葉蕙嬿
特別道具製作:郭明儀
 
 
評《(魚)夫王3:覺醒》
文:張炳權(無疆界劇場)
  2004年10月09日

  上周說「進劇場」的詩意。本周得說「前進進」的思辨。

  《魚夫王3》這戲要演的根本不是「魚夫王」的故事。「魚夫王」的故事只是個起點,是個觸媒。透過它,陳炳釗進入他更關心的問題:符號,尤其是劇場內的符號。他透過表演去思考他的戲劇符號學。

  魚,可以轉用英文叫做fish,但,正如「魚」這個音可轉為如、茹、余、餘等一樣,與fish, fisher, fished 等對應的動作,可以是跟「魚」這水中生物完全沒有任何關係的指謂。一切視乎「能指」(signifier) 與「所指」(signified) 作為符號關係的建立過程中,種種主客觀因素與條件如何而已。究竟符號跟實體有什麼必然關係?一般而言,我們以符號世界去說明、解釋、分析真實世界,真實世界應因而得更顯其狀貌與本質。然而,實情卻是,符號世界常使我們與真實世界疏離。我們如何能穿透符號,以直探本質?又:什麼是劇場的本質?

  演出中陳炳釗不斷提示這個符號與本質的二元思辨。劇場觀眾席是兩邊相對的。演區基本上也是左右相對的,觀眾不時要左右兩邊輪流觀察。至於陳炳釗與鄭綺釵台詞的交替與故意重複,美好的「月光」的不能說不必說,由魚至夢由夢至劇的兩番交代,與「魚夫王」故事之一再以不同版本敘說,其重符號探索多於故事呈現的傾向明顯不過。至於「打羽毛球」之先虛擬後真實,讓這個表演舊喻借屍還魂,更清晰地提醒觀眾要往虛處想,要往看不到的地方想 (觀眾的主動配合想像,替他們拾起交回不存在的「球」,這比賽才得順利進行)。

  魚夫王因意外而致其「生產力促進中心」(生殖器官) 受了傷,他從空洞的地方獲得另一世界,我們也得從空洞的地方,去思考本質,去把握表演的意義。這兒當然也可以建立「去性別」的另一重寓意,即人必須在超越性別的界限以後才獲得「覺醒」,若朝這個比喻探索發揮下去,也是很有趣的。

  「符號」之能成立,因為它具備可供解讀與詮釋的空間。畫在牆上魚的輪廓、舞台上的魚缸,其內堻ㄔ豪茯O空的,因而也都具備了「符號」的方便與局限。「魚缸」這符號預設了要盛載魚的本質;陳炳釗在觀眾眼前為它加上裝設,加上水,加上魚,它果然是魚缸了。是「魚缸」使它必須養魚,還是,因為有了魚,它才叫做「魚缸」?

  因此,我們應怎樣反思劇場的符號性質?什麼叫劇場?我們可以讓這叫「劇場」的空間,發生怎樣的實質意義?

  陳炳釗故意要減損劇場中的 (浮誇) 表演,故戲進行得比較寡淡,尤其是上半場。不過,這原是個選擇、風格與程度的問題。就我個人的口味,它其實是可以更豐富點的,尤其是燈光與錄像的運用方面。但這會不會讓觀眾較不容易地進入空間?就要看具體的處理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