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吧!臨流鳥,飛吧!-消失的翅膀

  The Myth of Archaeology Birds : The Vanished Wings
2007年6月29-30日,7月1-2日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演員:蔡愉穎、李志文  
蔡運華、何凡、鄧智堅  
鄭綺釵、韓梅、E-Run
 
特別客串︰潘惠森、鄺為立  
文學指導:小西  
佈景設計:曾文通  
服裝設計:鄭文榮  
燈光設計:馮國基  
作曲及音響設計:陳偉發
 
 
劇場的虛擬回歸
文:佛琳
信報2007年7月16日

 

  於港英政府時期(1997年6月27日)作「回歸預演」的《飛吧!臨流鳥,飛吧!》, 在其後出版的【香港劇壇360度(97-98劇評人座談會紀錄)】(1999年5月)曾被 劇評人認為是「九七劇的壓卷篇」;在劇場美學上,「演員有時輕有時重,有時令你很認真思考問題,有時又很輕鬆很隨意。」 這是香港戲劇史為回歸而紀錄的一筆。

  十年後的《臨流鳥》添加了副題「消失的翅膀」,單看劇名已知十年人事和社會 變遷。副題既表現了劇作者的再度創作觀和對十年光景的體會,但同時也從觀眾市場著眼,參照了哈利•波特電影系列的名目來引君入場。

  於文化中心劇場重現的《臨流鳥》,其橫向舞台形式較之當年壽臣劇院的單面舞台,更加強化了觀眾的審視角度。全劇結構仍然是三線發展:訪問父親追尋個人歷史;考古發掘尋找香港根源;表揚和批判香港獨特文化和情境。前兩條脈絡的關係較密切,縱橫相撞表現了香港人對身份的疑惑和對社會變化的憂慮。

  說是憂慮,這也許就是《臨流鳥》十年前後的最大轉變。

  當年《臨流鳥》的藝術主調是遊戲。從輕鬆的段落突顯回歸的感觸和疑慮。這些 片段在是次《臨流鳥》亦有保留,例如訪問飲湯的身份轉換,過海關的似是而非 問答。此外,個別演員隨意和閒適的表演狀態,仍然能為演出注入濃烈的自由氣氛。

  然而,是次《臨流鳥》雖然在文本上仍然展現了不少追尋個人身份的筆觸,但隨 著時移世易,故此文本當然不能脫離中港關係的寫照。因此,自由行、CEPA等 名詞及情景,都佔據了劇情的一定部分,而且當中又以戲謔和嘲弄為主。與此同 時,寓意追尋個人身份的父親訪問,也隨著劇中的「父親」消逝而告一段落,這 彷彿就是香港人對個人身份疑問的一個小結。正由於十年已過,港人的身份已塵埃落定,因此文本原先的兩大主要脈絡,實際上已從「追尋」身份而微調至「肯 定」身份。

  我感到劇作者在回歸十年的體會中,尤其對於社會和民生的議題,仍然對香港 人、香港生活和香港文化,存在著一定的憂慮。不過,從表演形式而言,三位非 香港原籍的演員 (包括兩位國內演員和一位日本籍演員)參與,又把全劇的身份議題形成了微妙的火花。其中尤以來自北京的何凡肩負考古者的身份,他/它的角色身份先帶著多個不同名稱 (慶回歸、賀九七),逐漸發展成為考古香港歷史 的主要推動者。在虛擬的劇場之內,從外而來的身份象徵,一方面重新詮釋了《臨 流鳥》原先探究香港歷史與身份的目的;另一方面,由具備真實身份的國內演員來投入是次《臨流鳥》香港回歸十周年版的演出當中,現實和藝術的融合更加能 配合當下的香港狀態。

  能夠於六月三十日的回歸十周年前夕,在紛陳喧鬧各式各樣慶祝回歸的娛樂節目中,看到一齣經歷十年磨練的香港地道舞台演出,這也道出了香港最寶貴的核心 價值:香港人可以自由地作出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