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戲-女性劇場節
  Girl Play - Hong Kong Women's Theatre Festival
2003年3月8日-4月26日  
香港藝術中心麥高利小劇場  
前進進牛棚劇場  
 
   
 
   
   
   
   
   
 

《秋之惑》 導演:羅靜雯、陳清華

  「四季系列」,之春夏秋冬來比喻女性一生之中,在不同階段的心路歷程。第一炮《夏之火:鏡花水月上演後深受歡迎並重演。

  此而《秋之惑》乃「四季系列」的第二炮,由資深演員凌紹安以獨腳戲形式演出。觀眾將會親睹一位被丈夫、子女、上司、朋友、父母、及家姑等視為「萬能」的女人,如何在一天內,分身為妻子、母親、事業女性、紅顏知己、女兒、媳婦等不同的生活角色,又如何於身份瞬間轉移無間道上漸漸陷入無可名獎的迷惑處境。有人說,只要撕脫層層洋蔥皮後,那個內心才是真我。但,那個仍是洋蔥嗎?

《孑孓之歌之找聲》 創作:黃婉玲、梁小衛

有一個女子,好想唱不一樣的歌。
在聲音的裡裡外外,她發現了許多有形無形的關卡。
每到一個關口,她就停下來想:xxxxx?
過了關口,她總發現另一種新的喜悅。
當下一個關口迎面而來,她又停下來想:噢!xxxxx?

關口多了,喜悅多了,等著她去想的xxxxx也多了。

《玫瑰密碼 III 之我好癢》 裝置及表演:梁寶山

  從私己的情感及身體經驗出發,《玫瑰密碼》是一系列自囈式的治療演出,探討暴力美學。以釘、鎚和鹽粒作為煉金道具,強留玫瑰的鮮妍,透過詩化意象的拼湊與對比,利用暴力轉化物質的象徵意義。今回則與觀眾進行埋身情感密流,無你就無我的互動演出。

《情書》 創作及演出:許朗養及七歲兒子林樂天

  許朗養執迷電影《情書>的意念。岩井俊二的「情書」寫在終幕,中山美穗朝著冰山大喊:『你好嗎?……我安好無恙。』冰山不動,連聲大喊,迴響反撞,一聲是冰寒刺心,再一聲迷失在寂寞當中,一句又一句『你好嗎?……我安好無恙。』不停迴撞直入心窩,迴響中有愛有疑問有怨恨有無盡思念,力歇聲嘶盡,冰山不語,迴響隨風消逝,萬籟無聲,茫茫雪地上,呆立發抖的人,心靈回歸平靜。

  就是執迷未悟,未能忘情,發抒劇場。從收到第一封情書說起,六封情書,分別寫給愛人、愛子、父母親、舊我、心儀的女人和摯友。借劇場的空間;你的時間,願情書的迴響能輕碰你心,謝謝你們聆聽!

《女仔之家》 創作及演出:Voila

  這是一個由「les gaze」發展出來的演出 (les即是lesbian,愛女人的女人)。les唔係男人婆。les唔係憎恨男人。voila心裡有句話想說「我看見你 (B頭B腦的你) ,你看見我嗎,我知道你是,我估你不知道我是 (les/ 如此喜歡B頭B腦的你) ,你可能都不知道自己係 (les/ 如此喜歡女生) 」…voila著衫最喜歡「les-look」或者「G-look」 (不是「TB-look」),每每在街上被遇見的同類認出,會好快樂。Voila在接受多年強制性異性戀教育教化後逃脫了。

 

《小西們的故事》 創作及演出:鄭詩靈

詩靈在倫郭看罷Eve Ensler的Vagina Monologue,深受感動,自行走訪本地不同階層、年齡、背景的女性,來個地地道道的Vagina Monologue。從「?度」開始,探索女性對身體的愛與恨、在親密關係中的歡愉與傷痛、在「好女人」與「淫婦」之間徘徊。陰部全相、性交高潮、自慰、呻吟、月經、生育、墮胎--都是小西們的故事。希望這一段段「小西」的獨白能讓千千萬萬的小西們鼓起勇氣尋找新天新地,呼吸陽光與空氣。

《罅隙》 創作及演出:Tomcatt

我們都知道那道罅隙,在兩腿之間。
我們都知道那道罅隙,在兩代之間。
我們都知道那道罅隙,在兩性之間。
但我們很少承認這道罅隙的存在,即使承認了,我們很少探訪。
我們都來自這道罅隙,這道我們公認為不潔、不雅,兼且臭氣撲鼻的地方。
我們了解這道罅隙的需要嗎?我們可以用甚麼來填補罅隙中的空虛?
上一代與我們之間的罅隙、上一代兩腿之間的罅隙,跟我們兩腿之間的罅隙有共通點嗎?獻給所有為了我們,而空虛多年的罅隙,向我們的上一代致敬!

《寂寞的自由體操》 創作及演出:馮程程

  大紅地毯是床;一個女子的容器;一處自由也不自由的平面。
在一抹紅色地平線上,有一個人快樂地寂寞。她爬上樹頂看風景,她的影子便隨之變大。人們漸漸看她不見,轉身就走。女子聆聽著一步一步離開的聲音,把身子賴在濕潤的楓葉叢上,哼起蕭邦的音樂,身體又開始騷動… …。

  文字女工馮程程的單人表演文字系列之三,是一次耍魔術般的自由體操表演。劇場+文字+裝置等於什麼,程程很想知道於是便自行創作她的一套。延續去年《賣火柴的女孩》(前進進小小劇場)、《捕蝶》(藝展局文學節)及《尋人啟事》(非常劇獨2002)的姿態,重疊一個表演身體和一個生活身體,馮程程將展示年青演者一股跨界創作新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