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安寺路192號6樓
  Jing An Si Road
2005年3月6日  
下午2時半及6時  
前進進牛棚劇場  
 
演員:張健嫻、莫倩婷
林詠欣、關若斐  
朱卓文、郭瑞萍
葉慶珍  
音樂創作:李慧芬  
現場演奏(鋼琴):李慧芬、李慧嫻  
現場演奏(小號):梁樂鳴  
舞台設計:朱焯信  
燈光設計:鄭仁仔  
服裝及形象設計:何仲儀  
電腦動畫:潘健鏗  
錄像:朱佑人  
   
 

重新辨認我自己

  一個人那樣明目張膽地述說關於另一個經已不在眼前的人的種種,好難不感到心虛。
  但由於這個人是張愛玲,我不由得加倍的心著(因為到了現在,也不敢說自己有多了解她),同時也加倍的享受著。這樣「自圓其說」地舞弄著她的文字,把自己的感覺點點滴滴偷放在她的字句中,一邊擔心,一邊卻又暗自欣喜,就連心虛,都是極大的享受!
  這種享受,簡直就是「萬劫不復」,而且還幾乎停不下來,心媮`不忍這麼快就排完了、演完了,這段日子堙A每天晚上總要沉溺在各種與她相關的文字當中,方得安寧。
  如果還是有人問我為什麼要做這個作品?
  我會不得不(實在是非常不情願地)引用胡蘭成說過的那句──「我是從您那埵A重新辨認我自己」──以表達其中一部份實在的感受,而另一部分:可以說,就是我對於張愛玲這個人,有無限的愛惜。
她並不是獨一無二的,我也從不覺得她有什麼神秘,或者有什麼需要我們特別投入想像的地方,反而,我是感到了她的親──那些冷眼旁觀、洞悉世情的坦然,那種與世事兩不相干態度,實在是最世俗的、「與我們親」。
  她對別人和自己從不忸怩作態。別人都在有意無意地「隱惡揚善」,她這樣一個聰明得「水晶心肝玻璃人兒」的,卻總把自己心眼兒整個坦露,告訴別人自己有多麼的算計,因此,事物常在她的筆下得還本色,她把一切都看到細密堨h,一絲一毫都不吝惜──即使看穿了、看透了,也還願意把碎裂的「快樂」公之於世,看她的文字實在有無比的愉悅,因為那堶情u自有一個世界,可是並不是另一個世界,不過是牆上掛著的一面大鏡子」。
  一開始,我與Candy都一同被那些細碎的文字描寫而入迷,在文字彷彿可以觸碰到她年輕而劇跳著的心,再讀下去我們就開始自以為是地覺得在堶惇搢鴗F「全部」,仿似預言……她年青時所寫的「天才夢」、那只有她一個人聽見的喇叭、她寫鬧市的各種聲音、對於氣味、顏色的感覺、所有寫自己、寫姑姑、她母親、那些對外國的風景、對中國的描寫……等等,拼貼出她的身影之外,字埵瘨℅椐麥蘌瓣F種種關於(她)生命的喻示……
  張愛玲是一個時間感極重的人,常常借機就吐露兩句──「個人即使能等待,但時代是倉促的」、或者借筆下的人物說「我們回不去了」,在那個隨時都有巨大變異的歷史時空內,她這種敏感實在不只是一句善感的悲嘆──事後竟都一一應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