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A.D.無異常發現
  No Significant Abnormality Detected
2007年6月6-9日
前進進牛棚劇場  
   
演出:鄭綺釵、李鎮洲、梁菲倚  
李志文、張藝生、蔡運華  
現場音樂:李志文  
佈景設計︰阮漢威  
燈光設計︰劉銘鏗  
音樂設計:林龍傑  
服裝設計:鄭文榮  
 
 

文本導演:陳炳釗

 

  患上嚴重失眠症的妻子在失眠前一晚,曾經夢見一個生活在中世紀的女孩被送上瘋人船,與一群被視為異常的人放逐出大海,從一個城市漂流到另一個城市,無休無止。失眠後,那位妻子的意識竟愈發清醒,當所有人在睡眠狀態的時候,她在回憶和思索中慢慢清楚看到自己在白天的「正常」生活,同時一幕幕瘋人船上的奇異景像亦在她眼前展開。每晚,她駕著小房車在城市的邊緣遊蕩,並漸漸感覺到另一半的自己與那中世紀的女孩連繫上,隨著女孩的引領,妻子向著未知的將來航行,尋找那失落的、異常的自己。

編導的話

文:陳炳釗

  『我不能給自己或別人提供日常生活中的平常快樂。這種快樂對我來說甚麼都不是,我也不能出於遷就這種快樂來安排自己的生活。』

  《NSAD無異常發現》埵野H上這樣的一句台詞,由扮演嘔吐女孩的演員唸出。她置身於城市中心,因為自身的異常而感到羞愧臉紅,不知道該停留還是繼續漂泊,在徬徨無助之際,她渴望愛,也幻見死亡,並試圖衝向迎面而來的貨車。

  這是一段頗沉重的戲,充滿著絕望的氣息,在初稿中原本只是幾行較為輕描淡寫的字句,但到了排練的時候我卻把它擴充成一段獨白,並把以上的句子加了進去。

  在《(魚)夫王》一劇的呢喃怪語中也有一句類近的句子:Delay of gratification is gratification (延後的滿足是滿足。)這句話跟嘔吐女孩的「不能遷就平常快樂」的說話,意思雖然不同,但現在回看起來,那顯然是我個人意識上有意的延續,兩者同樣源自我個人如何看待完滿和快樂的人生意義。

  從《(魚)夫王》到《錯把》,到《NSAD》,我逐漸對『治療』這個觀念有所懷疑。在《NSAD》一劇,我更想從病人的角度出發,我想淡化戲劇情節,甚至,我有點想把演出凝定在主角/病者主觀的情緒狀態中。我渴望在這個主觀的視角堙A一個人更能夠擺脫束縛,鼓足勇氣地吶喊。

 

 

莫兆忠 「異常」的生活態度與美學:談《N.S.A.D無異常發現》 

鄧正健 他撕裂了劇場的理性,重新窺視瘋狂

鄭頌賢 《N.S.A.D.》異常病歷

陳家豪 瘋狂、歷史與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