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A.D.無異常發現(二度起航)
  No Significant Abnormality Detected(Re-run)
2007年12月1-3,6-10日
前進進牛棚劇場  
   
演出:鄭綺釵李鎮洲  
梁菲倚、李志文  
張藝生、蔡運華  
現場音樂:李志文  
佈景設計︰阮漢威  
燈光設計︰劉銘鏗  
音樂設計:林龍傑  
服裝設計:鄭文榮  
 
 

文:陳炳釗

NSAD牛棚夢話

  牛棚劇季在去年展開以後,我常常做著同一個夢。夢堙A一陣強風吹來,把我吹到世界的邊緣。世界的邊緣離城市中心並不遠,相距只有二十分鐘的車程,所以,在強風堙A我只是翻了一個身,吃了幾口沙,便已抵達世界的邊緣。

  在世界的邊緣閒蕩,我發現它跟城市中心彷彿是鏡子的兩面,兩者之間幾乎找不出任何分別,一樣的NSAD,一樣的無異常發現。在那堙A街上同樣擠滿了人,房子同樣建得極高,議會的候選人喊著同一的口號。跟城市中心一樣,世界的邊緣有形形式式的過客和歸人,有各種各樣的欲望和滿足欲望的方法。因此,在那堙A人們能找到熟識的茶餐廳和陌生的劇場,也是自然不過的事。

  世界邊緣的劇場,除了稍嫌簡樸一點之外,跟城市中心的劇場也沒有兩樣。在那堙A演員同樣需要賣力演出,觀眾同樣投入地觀賞,製作者同樣需要為催谷票房而攪盡腦汁,評論者同樣在懷疑自己的存在價值。邊緣世界的不完美並不比中心地帶的多,但也不比它少。

  然而,在夢堙A我還是可以嗅到一股由邊緣劇場奡眶o出來的愈來愈濃烈的氣味。這股氣味來自劇場堣H與人之間微妙的「交易」,那是一種介乎以物易物,將心比心的交易。這種交易難以言喻,極不文明,不孚眾望,有時隱秘,有時張狂,間中不道德,偶然會失控越軌,但最重要的是,它不遵守市場價格,嘗試在價格以外兌換另一種價碼。簡言之,是一種非常原始的交換行為。這些年來,我目睹著,導演和演員之間,演員和觀眾之間,觀眾和觀眾之間,總是在擺脫了文明禮儀習以為常的繩規和法則以後,才能進行著這些微妙而原始的交換行為,並且夢想著通過更為赤裸的交換,從中發現彼此真正的需要。

  當一樁交易成功地變為一種交換,強風就在剎那之間形成,把我們吹到世界的邊緣。於是我明白到,邊緣與中心,原來不是空間上的差異,而是狀況的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