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利安娜的迷惑
  Oleanna
2003年5月23-25日
西灣河文娛中心劇院  
 
演出:陳炳釗、 鄭綺釵  
佈景設計:何應豐  
燈光設計: 鄺雅麗  
服裝設計:葉蕙嬿  
音樂及音響設計: 彭俊傑  
   
 
 
文:羅靜雯 
 
  能跟阿釗及阿釵合作,是一大樂事!其實互相認識已經很久了,但能真正緊密合作還是首次。委實,吸引我參與這個創作的,正是他倆,未開排已期待著看他們的演繹!兩位不單是出色的演員,更是能獨立思考和有所堅持的創作人,這點很重要,尤其面對香港填鴨式的教育制度,培養了一班慣性的重覆預設標準答案的學子,而藝術創造,不正是講求獨立的思維和創造力嗎?

  能碰上《Oleanna》,是第二大樂事!這個劇不單討論了性別分岐和權力遊戲,更重要的,它提出了很多關於教育的疑問。當我第一次閱畢劇本時,感覺是無奈的唏噓!兩個可憐人,同樣地掉入了一個陷阱,在裡邊無權無力乎掙扎,好一個錯與錯的對立。難道教育帶給我們的挫敗感和殺傷力真是無可挽回?怎樣才能避過這場教育的災難,大概是這個戲要我們反省反思的地方。但一切都是後話了。

文:陳炳釗

  初看《Oleanna》,劇中兩個人物都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教授和學生,都有點像我自己罷。戲彷彿是真實的,至少情境是寫實的,而故事中顯現的衝突也彷彿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現象。《Oleanna》是一幀影像準確的照片。學生對建制的憤怒、控訴;教授對教育的質疑,對人性的無可奈可,這些都深深打動著我,他們的語言鏗鏘,擲地有聲。然而,語言的纏繞,微限的線索,卻實在不容易搞清楚誰對誰錯,究竟是人性出了甚麼岔子,還是因為外在因素一步一步把兩個人推到這麼無可轉圈的境況?劇作者展示了上乘的語言藝術,令人嚮往。大衛•馬密很激,把人性和建制中潛藏的衝突在我們面前引爆。

“I weep when they weep, I laugh when they laugh.”

  再看《Oleanna》,劇中兩個人物都有點令人匪夷所思,教授和學生,仍然像我自己 – 有點不願意接受的自己。戲表面是真實的,但戲中的情節又似乎難以發生,再細看,人物都在不斷扭曲和變形。《Oleanna》是一幀仿攝影的畫作。學生對建制的憤怒、控訴;教授對教育的質疑、對人性的無可奈何,依然深深打動著我。他們的語言是可悲的,顫抖而蒼白。語言橫暴的制約,微限的行動,讓我逐步發現二人各自的錯誤,但問題是因為他們無法看清楚人性的弱點,還是他們無法擺脫外在的束縛?反語言的語言令人無法迴避我們的困境。語言必須重新檢視。大衛•馬密冷,把語言權力、人性和建制中潛藏的衝突在我們面前引爆。

“I laugh when they weep, I weep when they lau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