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的魅力︰遠方 / 神級DJ
 

Bewteen Text & Performance --
a showcase of contemporary European theatre
Far Away / God is a DJ

前進進牛棚劇場
遠方 Far Away  
   

演出︰梁曉端胡智健
李潔張樂融

 
音樂設計:彼德小話  
舞台設計:阮漢威  
服裝設計:鄭文榮  
燈光設計:劉銘鏗  
錄像設計:小肥  
神級DJ God is a DJ  
   
演出︰朱柏謙、蔡運華  
舞台設計:譚孔文  
服裝設計:鄭文榮  
燈光設計:劉銘鏗  
音樂設計:陳偉發  
錄像設計:白宇軒  
 
 

越過本土,才能看得更遠


前進進自2006年起,持續為本地觀眾推介當代西方備受注目的劇作。我們相信,優秀的文本不僅是一場精彩的演出之本,更是一個社會的思潮所在。認識當代最嶄新的文本,可以讓我們以更銳利的眼睛去看劇場,看社會,以及當下正在發生的事物——那些我們渴望理解卻不易掌握的事物。

遠方 FAR AWAY

編劇︰卡端•邱琪兒 Caryl Chirchull

導演及翻譯:馮程程

 

世界靜靜躁狂 你站在哪兒張望?
大象與朝鮮人對抗摩洛哥人與螞蟻
拉脫維亞牙醫和馴鹿力敵日本人和雷電
波利維亞人和地心吸力合作了
世界僅餘兩大陣營
河流將傾靠哪一邊?
「無論如何,水都會從四面八方湧上來,包圍你的腳踝。」

卡瑞•邱琪兒是英國當代一位創作力旺盛而且別具稜角的劇作家,近三十年來持續地通過銳利的作品向權力、政治、戰爭和人性根本的暴力之源,提出質問和批判。她憑Cloud Nine及Top Girls獲奧比獎最佳劇作獎,是倫敦Royal Court Theatre首位女性駐場作家。
2000年寫成的《遠方》語言精煉簡潔,以近乎寓言的姿態將今日世界的殘酷真像壓縮在一個紛亂躁狂的異想國度。這個遠方世界喻意深刻,隱然透出一幅末世景象,但當中暴力在生活的各式滲透卻是那麼近在咫尺;乍看還跟近年各地爆發的衝突、戰爭和災禍等種種,不謀而合。

較諸於其他作家,邱琪兒更能將劇場升華至一場具豐富想像力、震動道德神經及勾勒人類精神面貌的藝術運動。

──倫敦《時報》

 

神級DJ God is a DJ

編劇︰ 福克.李希特 Falk Richter

導演及翻譯:陳志樺

 

我們在生活,我們在暴露,我們在——你們的正對面


他是一位另類DJ,她是一位過氣電視節目主持人。
他們正在大氣電波中存活,為求出位,度身訂做「藝術真人騷」。
在房間內,電視、webcam、錄影機、錄音機,不同的電子媒介正對準他們,為大眾展露他們的一舉一動。睇dvd、聽歌、食煙、傾偈、嗌交、攬攬錫錫兼做愛……一切是真還是假,是偷窺還是分享,越來越難辨識;走火入魔,都是為滿足飢渴的觀眾……

福克.李希特是近十年火熱冒起的當代德語導演及劇作家,2006年起獲邀為柏林Schaub▇ne劇團駐團導演及劇作家。他最關注的是在媒體訊息、資本主義、科技主導及全球化的不斷擴張下,人面對的精神變異。李希特的大部份作品都直接回應當下社會狀況,緊貼時代,是思辨最犀利的歐洲劇作家。

「劇作極盡模仿真人騷到底──完全赤裸、極為暴烈地呈現。」

──倫敦《時報》

 

文:馮程程

《Far Away》的文本有很多留白。在幕與幕之間所經過的「若干年」,劇中人物的日子過得怎樣?他們有沒有妥協?有沒有困惑?世界又變成怎樣?又為甚麼變成那樣?這些留白彷彿都是黑色的,指向著一個陰沉的世界、一個巨大的管治系統、一個控制思想的機器。對於創作團隊來說,我們現今的生活,就是我們嘗試填補這些留白之時所需要的重要線索。這種文本的開放性,更要求我們在創作過程中作出知性上的預備,讓我們能夠以當代社會一個成員的身份去介入它,更有活力地去處理它的語言。到底,劇作家運用了那麼簡單的語言所製造出的一種極之強大的恐懼感,源頭並非像恐怖片中的種種「未知」(unknown)。這齣戲所帶動的想像,是對應著你我在生活中面對權力操控的不安和軟弱。

所以,人們說Far Away是一個預言,它的世界是未來式的。也許不,它其實就在眼前。

 

文:陳志樺

選擇德國文本;無疑是因著驚艷當今德國劇場的魅力,還有是德國文化的歷史深度;歌德、貝多芬、馬克斯、尼采、愛因斯坦、佛洛伊德、霍普特曼、布萊希特等…當中不乏我年少時期假扮知識份子的偶像……1989年民運同時德國柏林圍牆被推倒,媒體充當世人見證,沙塵滾滾,極盡煽情,但那年我想去柏林檢塊爛石頭多過去天安門……還有球隊拜仁慕尼黑;經常令我思念德國,星期三晚在歐聯四強出戰法國里昂,未知勝負。

我不能代表Falk Richter發言,我們雖然會過面,卻沒有藝術家般的沙龍對話,也沒有去羅湖按摩唱K,讓他多了解中國的消費文化,或有助他的東方創作。我讀過他的幾個作品,風格透著狂A,醉心勾劃當代人的精神面貌,直覺很親近,也看過一些他的訪問;說他是 ”Pop Artist / Pop Director”,不知是褒是貶。我迷信德國藝術家都能承傳優秀的「文化血液」;有其獨特而敏感的世界觀,他早熟的世界觀決定了所有作品的主旋律,形式如何變換奇詭,都是服務 / 承載著他眼中的「世界」,無論去得幾遠,終點都是一樣。God is a DJ把弄著一個似鬆還緊的音樂性結構,附著作者多樣的寫作風格,有很多往後作品的痕跡,也許是Falk Richter的一個最大最豐富的文字試練拼盤。

在God is a DJ紛陳多樣的文字語境 / 處境裡,作者拋出的多個問題;大扺都是圍繞著現代人在扭曲的「現實」中的生存狀況。錯亂的「現實」被娛樂、政治鬧劇、角色扮演、媒體、網絡等高速的生產、消解、繁殖。當中,媒體網絡擔當著備受爭議的角色,它製造了「現實」的一部份(若果1969年美國登陸月球的電視片段其實是做假,我年幼時就不會那麼盲目崇拜美國了)。正如,千禧年前後由其衍生的「真人表演」類型節目,搬演賣弄「真實」的調情、謾罵、奚落、人性等…有意無意;直面向著現代人;開展了一場感知的改造 / 革命。我們接受或抗拒;同時卻享受。我們感受到內部衝突,我們「適應」。引God is a DJ文本的台詞:「用適應避免衝突」(德文英譯:”tries to avoid conflict by adapting” ),正是Falk Richter關心的複雜現代人某一面的寫照,「適應」登上神壇;成為生存的本能,我們努力「適應」,扮演工作家庭愛侶網絡等等中的角色,面對「現實」、活在「現實」 / 假象 / 網絡 / 影像,難怪德國劇場的寵兒Hamlet,都要在某些當代演出中拿起攝錄機來了。

錯亂的「現實」造就錯亂的現代人,面對「現實」;現代人或從被迫變成自願、或早已置身其中成為扭曲「現實」的同謀了。操控媒體就能擁有世界,GOD若真的重臨,也許,該放下當DJ的念頭,不如先造訪傳媒大亨梅鐸(Rupert Murdoch)?

節目預告

 

 

鬈毛妃 文本與劇場的距離:評論《遠方》

吳紹熙 來自遠方的暗示,讓聯想伸延至遠方

吳紹熙 在神變成了DJ的亂世中找回「人」和「人與人之間的連繫」

貝亦雯 劇場內的真假迷宮:《神級DJ》的文本辯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