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的魅力2 :讀劇沙龍

 

一個數 / 醜男子

2010年9月25-26日
前進進牛棚劇場  
   
A Number 一個數  

編劇︰Caryl Churchill (英國)
導演:甄拔濤
演員:胡智健 黃衍仁

 
 

The Ugly One 醜男子

 

編劇︰Marius von Mayenburg德國)
導演:陳炳釗
演員:李志文 陳炳釗

 
演員:鄭綺釵 朱柏康  
 
 

甚麼是讀劇沙龍?

愛詩者會走在一起唸詩,玩Band的人會相約夾Band,或者更瀟灑的,會時不時把酒言歡,吹水jam野,這些活動都有個更優雅的名稱,名之為晚會、沙龍、派對!從命名到想像,都是多麼的令人羡慕!

回想一下,我們也曾經這樣瀟灑過,可那已是五年前的事。那時,我們搞了一連串的導演創作室,也曾經沙龍了幾回。

「放肆讀、焗傷風」 文:甄拔濤

   唸英國文學時曾有一段仔細研究文本的時期。一個文本,老師一講就是四堂,每堂約三小時。還有導修課,每星期一次,有時老師也會著我們讀讀其中一段,然後一起討論。那時,我挑了所有可以選的戲劇課,一年下來,由莎士比亞讀到當代(不過最新的也只是荒誕劇場),這段時間,意外地成了我的戲劇啟蒙階段,往後的日子,我亦常常回到這裡來汲取養分。 我想,要徹底領略文本,仔細研讀的階段必不可少。但是,現實上,往往由於時間所限、演期迫近,研讀階段愈縮愈短。文本的潛力還未被發掘淨盡便要搬上舞台了。

...(閱讀全文)

「吊詭的喜劇,文本的疑惑﹞ 文:陳炳釗

  《醜男子》能算得上是個「新文本」嗎?在排練的過程塈琣陵伢|這樣懷疑。 我曾經嘗試為心中的新文本定下了三條模糊的界線: 1. 它的寫作方法離開了荒誕派美學,卻沒有走回到寫實主義傳統 2. 它貼近當代社會狀況,作者立場鮮明 3. 它挑戰劇場既有的表達手法 。

  問題是這三條界線都不太適用在喜劇之上。 首先,喜劇雖然不服膺寫實主義,卻自成一種約定俗成的語法和對話模式,創作人若想在語言策略上刻意遠離既定喜劇程式,就極可能會失去喜劇特有的戲謔力量。另一方面,喜劇語言講求嘲弄調侃,喜歡在犬儒的陷阱邊緣游走,不選擇也不情願直面彰顯尖銳的立場。至於第三條,用來衡量《醜男子》,最是弔詭。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