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工開物•栩栩如真


Tian Gong Kai Wu: A Practical Guide to Imaginary Inventions 

 
2007年3月5-7日,9 -11日 晚上8時
香港演藝學院戲劇院

 
 
導演:陳炳釗
編劇: 董ㄢ 陳炳釗
演員 :張達明 吳偉碩 梁菲倚 陳永泉 姚潤敏 朱柏康 韋羅莎 林碧芝 賴曉珊 梁遠光 陳子豐 鄧智堅
佈景設計 何應豐
服裝設計 阮漢威
錄像設計 黃志偉
燈光設計 鄺雅麗
作曲及音樂設計 于逸堯
導演助理 梁遠光 洪節華

《天工開物,栩栩如真》改編自小說家董ㄢ髡P名長篇小說,通過三代人的經歷,以及香港百年歷史中陸續出現的尋常物件,如收音機、電報、電話、相機、衣車、電視機、遊戲機等,展現人與物在時代變遷中如何共生,如何過渡,如何消亡的歷程與圖景,為最終完全失去時間座標的V城,留下一個無可迴避的詰問。
歷史的小寫實驗
回歸九年半後的今天,我又回到了自己曾經駐足過一段日子的創作領域。

籌備今次創作的時候,除了研讀《天工開物•栩栩如真》原著之外,小不免常常往自己的藏書媃p。翻閱著那些曾經在九七前後熱賣過一陣子的圖片集、專輯、特刊,以及洋洋灑灑的紀錄和文獻,現在我竟然有一種無法對焦的朦朧感,心堣ㄣ蟋M浮起一個無論如可難以否認的感受,那就是:『香港歷史』這東西,會不會在生活層面上老早就消失了?九七過後,誰又再有興趣去關心這個跟社會現實狀況完全沾不上邊的議題?

『歷史』變成了難以言喻的符號,如年份數字;變成了突發的社會事件,如天星事件;變成了在博物館內供人瞻仰的創造物,如月份牌。

大寫的『歷史』(History)消失了,成為了今次整個創作的註腳。至於小寫的『歷史』(his-story)是如何在個人的時間經驗、家族承傳、集體記憶和自我形象創造過程中產生意義,才是我最感興趣的地方。

董ㄢ髡b零五年出版的《天工開物•栩栩如真》,正好是對小寫歷史一次堅執而極富個人色彩的探索。原著雖說是小說,其實書中包涵了自傳、回憶錄、家族口述史、社會評論、幻想故事等多種形式和不同成份的文字組合。它的不純粹和片碎化,彷彿就像在提醒著我們,當一個人真正去面對自己的過去的時候,在歷史和個人之間,在現實和想像之間,便會出現不斷互為牽連,滑移、排斥和融合的現象。而我相信,這也就是大寫『歷史』溶解,小寫『歷史』誕生的時刻。

今次劇場的改編,則可說是我個人的另一種小寫試驗。從最早的構思開始,我便選擇了以三部曲的形式,嘗試以三種風格迥異的劇場手法,來分別呈現原作中有關『前代人』(想象)、『同代人,』(記憶)和『後代人』(虛擬)的故事,希望可以藉此突顯一個信息:小寫歷史的多重可能性。不過,由於素材過多,篇幅過長的緣故,最終第三部只能大幅刪削成一個尾聲。但整個演出仍比一般戲劇創作長很多,在此我必須先行感謝入場觀眾所付出的額外的耐性。

陳炳釗

《天工開物,栩栩如真》評價小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