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神曲》  
2005年11月4至6日 晚上8時
前進進牛棚劇場
 
 
導演:陳炳釗  魏漢娟  佐藤香聲
演員:梵谷、梁菲倚、徐堰玲,葉文豪、櫪村結貴子、藤瀨典子、宮森祐已子,川上千佳子
聲音:曾永曦、洪峙立
文本翻譯:E-run
 
延續小亞細亞網絡的因緣際會,台、港、日藝術導演將隨著《333神曲》的共同合作再度相遇:結合擅長場面調度的台灣魏瑛娟、思辨犀利的香港陳炳釗,與日本音樂劇場奇才佐藤香聲三位前衛劇場導演,以但丁《神曲》為創作發想,展現融合視覺藝術與前衛音樂創作的現代劇場。
煉獄是介乎地獄與天堂之間的一座山,是中世紀以後才出現的一個宗教觀念。在那裡,人必須接受殘酷的刑罰,以苦行來洗滌身上的七大罪,才能進入永恆的天國之門。煉獄觀念背後有著強烈的精神與物質二元論的色彩,可是,放在《神曲》的詩篇裡,卻又變成了層層相疊,環環相扣,一幕幕有關人的肉體如何與靈魂苦苦搏鬥而又幽怨纏綿的故事。愛與仇、罪與罰、靈魂與肉身,《神曲》引人入勝的地方,正是詩人但丁把這些壓得人們動彈不得的矛盾和衝突,轉化為一個上天下地、窮盡肉體感官和精神幻境的符號世界。而最教人動容之處,則是但丁背負著沉重的肉身,像一個受盡磨難的劍客,對生命,對肉體,對自身,進行終極的復仇。
我的創作過程從閱讀《神曲》的中譯本開始,到濃縮本,到圖畫本,再到魯迅、卡夫卡和尼采有關肉體與靈魂搏鬥的各式故事,也經歷著一個迂迴的變異過程,從認同但丁到質疑但丁,從尋找打破二元立對位的演繹,到體味二元對立的確確實實的困境,最後決定以一種片碎化的拼貼方式,寫下三十三段短短的文字,中英語夾雜,典雅與日常語交錯,一方面是想模仿但丁的敘事詩風格,另一方面也容許自己在三城交流的排練過程中有較大的彈性。

從台北移師回香港,對我和另外兩位導演最大的挑戰是,舞台空間從一個龐大的塔棲,變成幾乎是空蕩蕩的小劇場空間,而因為資源和時間關係,我們只有兩天的排練時間對演出進行修訂,這實在是一次非常瘋狂的嘗試,所以不得不在此向大家強調,今次香港版的演出,是在條件限制極嚴峻下完成的實驗。雖然,如果讓我選擇,我非常喜歡在極簡約的劇場內演出,特別是今次《333神曲》這題材,集中處理語言和身體,正是我所有意朝著走的方向。

陳炳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