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變態你完全變態
  Whispering Love\s Cruelty, Howling Love's Beauty
2003年8月28至30日
前進進牛棚劇場  
 
演員:陳嘉倩、陳惠儀、李海欣  
陳瑋鑫、祝雅妍、蔡運華  
何樂謙、凌靜妍、林冠洛  
服裝設計:林子揚  
燈光設計:神父  
助理燈光設計:王秀雯  
音響及音樂設計:劉潔恩  
環境設計:ivc  
錄像設計:吳小肥  
   
   
   
   
   
 
 
文:海潮
關於愛

  沒什麼可像愛令自己這樣欲仙欲死,也是愛得愈深,傷得愈痛。

  愛是最要有對象表達的。當一天發現內裡慾望大到無法表達,是一種自我的困局。

  最難受的,是面對當美麗過後的改變。變異,於某些人來說是新機,於某些人來說是腐化;於愛情,我們不能保證──這世界沒什麼可以保證不變,包括環境,我們要在常變的世界中掙扎,為那已變了的生活、變了的心而咀嚼苦痛。

  有時我想,沒有痛、沒有慾,是最幸福,最可活得平靜。但我們是人,還要為那愛慾而活,為那變了的東西而尋找原因。我是人,我不是昆蟲,我不明白為何昆蟲好像沒有痛,是真的沒有痛還是沒有眼淚沒有說話去表達?我不明白為何當愛變了,我們卻如昆蟲般泠酷。如有一天人可有變態的過程,我們可否在新生活的第一天回望剛脫落的軀殼,是何等通透和脆弱。你知否我多渴望有這一個過程,讓自己有一個重新的機會。

  我已沒有慾望去找尋和探討在愛以外的東西,因為這是我們最根本的課題,最難明白的事情。出家人要放下慾,去愛神明,但為何作為人卻要放下這種根本、去明白那些最偉大的東西?又為何要我們面對這種因愛而種下的痛楚?當一天發現自己不是神、不是佛、不是銅、不是昆蟲而是一個血肉,誰教我如何面對變化、面對痛苦。

  我不知道今天這個表達到了十年廿年後自己會如何感覺,我只知這作品令我感到痛苦,因這是我在最難受的時期所創作的,是記錄了那一年我對她的一種表達,記載了那一年寂寞一個人,記下那潛藏心底最深的一個意識。

  我在表達,這就是我的作品,只要你有慾,就能在作品中找到感覺,我不想解說,這只是一個過程。


關於我變態你完全變態

  這是一個過程,而且是用超過一年,共三十多人去合力創造的過程。

  由我開始記下廿五張畫作,十個專業創作人便以不同元素與我的畫作對話溝通,包括陳炳釗(戲劇指導)、神父(燈光)、有耳非文(〈困卵〉作曲)、百輝(〈困卵〉音響及音樂)、Irene(《我變態》音響及音樂), ivc(《我變態》裝置)、林子揚(《我變態》服裝)、吳小肥《我變態》(錄像),Frankie(平面設計)及張志偉(攝影),創作演出更有十七人:Grace、Lotus、Voila、William、Nicam、Thiu、Vee、小肥、冰冰、亞路、Codie、可樂、坤、Shirlee、Phoebe、Ling及地鼠。幕後更有監製Toby、舞台監督梁雅芝(困卵)、Katy(我變態)、燈光助理Dorothy(困卵)及秀文(我變態)。我一直享受著他們給予這作品的強烈養份。《我變態》由我完成畫作的一天便開始變化,更沒有因我的固執而停下。

  最後更感謝前進進給予最好的實驗劇場作這作品生長的土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