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復仇•劍
RAT, REVENGE, SWORD
 
2008年7月3-9日 8pm
前進進牛棚劇場
 
 

導演:陳炳釗

編劇︰潘惠森

導演助理︰余健生

演員︰李鎮洲 陳淑儀 朱栢康 鄭綺釵

聲音演出:潘惠森

服裝/佈景設計:阮漢威

音響設計:陳沛熙 黃百輝

燈光設計:張帆

燈光助理:劉雪欣

道具製作:陳僑娃

化菑徆v型統籌:Joyce Ma


某日,一名擬似魯迅的神秘黑衣人相約陳炳釗和潘惠森在尖沙嘴某高級咖啡館內論劍,三人言語便秘,眼看一場世紀大戰在所難免。黑衣人拍桌而起,揚眉出鞘:「敢問兩位,萬劍歸宗,何者為劍中之劍?」潘惠森一邊輕描淡寫地吸啜著被震翻到半空的拿鐵咖啡,一邊大爺高樂地說:「惡搞之劍!」。陳炳釗愁眉不展,隨手掏出一本厚如電話簿的董啓章小說,抵住劍尖,答曰:「惡啃之劍!」黑色人仰天長嘆:「如今劇壇處於水深火熱之中,一個惡搞,一個惡啃!嗚乎嗚乎兮兩個仇人自屠!」說畢,引刀成一快,砍下自己的頭,並且死唔斷氣,說:「雙劍合,復仇可期,鬼哭神號,鼠役漫延」。陳與潘靈光一閃,相視而笑,齊聲說,伙記埋單,個頭打包,牛棚七月,土瓜灣論劍!

牛棚劇季08邊緣劇場,惡搞起來

踏入第三個年頭,牛棚劇季08,勇字當頭,開始不按常理出牌,惡搞起來。

在四月,我們剛把一個內容上頗為惡啃的後現代主義作品《哈奈馬仙》放在位於城市心臟地帶的大會堂劇院上演。不足三個月後,卻在牛棚劇場這個邊緣地帶推出前進進史上最通俗的《老鼠•復仇•劍》。有人可能會懷疑,兩個劇目是否應該對調,這樣才符合當前發展西九的大環境大論述的邏輯:多元發展,百花齊放,賣瓜得瓜,賣豆得豆。但為甚麼我們就不可以嘗試在賣瓜的地方賣豆,在種豆的地方種瓜呢?所謂邊緣和主流,小眾和大眾,是否就真如兩條永不交錯的平衡線?如果不是,又是否就等如兩者註定交纒不清,在消費時代必然無法辨識? 

有人懇切地問前進進,你們為甚麼不多做一些「曲高和眾」的東西?為甚麼要自囿於一隅,把自己邊緣化起來呢?面對這些疑問,我們著實感到鼓舞,因為這多少顯示到,前進進正在得到愈來愈多的朋友和觀眾的關注和談論,因此,才會有熱心人給予我們各種各樣的意見。

面對各方的鞭策和支持,我想,最好的回應還是我們的實踐。

今次《老鼠•復仇•劍》,只是一個試劍版,以簡約的方式呈現,除了是因為時間和資源有限,也因為我想藉著這次創作,淺嚐一下惡搞、惡啃、惡俗和通俗,各種劇場玩味的可能性。 

我非常好奇,對不同背境的觀眾而言,《老鼠•復仇•劍》有幾通俗?有幾惡搞?

通俗 / 惡搞的標準是甚麼? 不夠通俗 / 惡搞的標準又是甚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