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迪尼的箱子》
  Houdini's Box
2005年7月15至17日
前進進牛棚劇場  
演員:陳麗珠、李鎮洲、紀文舜  
 
 
導演:陳麗珠、李鎮洲
  Harry Houdini是一位超凡的逃脫藝術家,無論是困在箱內或水底,他都能在數十秒內就逃脫出來再現於觀眾眼前,一切大鎖小鎖鐵鏈手扣只是為加強鬆綁一刻金蟬脫殼的自由與快感,他選擇公眾舞台作為解開內在情意結的方法,以生命安危自編自演一個最巧妙的喻言。 除了Houdini還有Emily Dickinson,她多年留守房間、幾乎與外界隔絕,卻創作了逾千首以愛、自然、生命和死亡為題材的美麗詩篇;還有那個站在房間中央,閉上眼睛的小女孩;還有……
陳麗珠: 「十年前與李鎮洲在倫敦一起上學,練習選段《安蒂崗妮》時,他對我說:『Bonni,你這樣演戲,會很快 burnt out 的。』當時我不以為然,因為我根本就不懂用別的方法去演。十年過去,經常同時處於作為編劇、導演及演員的狀態,那是一個個不斷需要與身體、心靈作出親近及疏離的調校運動,當然對李鎮洲當年的說話有更深入的體會;而演員跟觀眾和自己的忠實距離,更慢慢成為我觀賞劇場創作,甚至日常生活行為中,最令我感覺到耐人尋味的一環。」
李鎮洲: 「幾乎已經忘記了這段 burnt out 的經歷,回想起來,當日的排練情況應該是這樣的:陳麗珠使勁地給了我一大巴掌,而在導演的鼓勵/需要下,她再來給我一巴,然後再一巴,結果是我臉上三個紅色的印記,我相信那天我向她所指的,很快會『burnt out』的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