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樂美死後很多年,信徒與非信徒之間
   
2005年8月26至28日
 
演員:邢慧、勤*、蟹  
嘩拿、百輝、茵  
服裝/美術明燈:嘻喜果  
選歌/燈光/錄像:百輝  
佈景:小怪  
創作明燈/書本製作:某女partner  
 
   
   
   
   
   
   
 
 
文:黃百輝
Casual 的處女作

  我是一個casual的人,所以「導演的話」我會好casual咁講:

創作: 這是一次我作品得到較多曝光的一個機會,想好好珍惜,想俾人一個好印象,想改改以往我那些黑暗唔討好大眾的風格。起初,就諗了一個直接,大家睇得開心的劇本,唔敢放太多個人化的感覺。之後,俾人講?一句「這劇本冇heart」,就放回很多個人化的感覺,再看第二個版本,覺得這才是一個黃百輝作品。講真,呢次做一次討好大眾的作品,香港劇壇就會開條路俾你行咩?於是我都係做番d黑暗難討好觀眾的作品,我喜歡的不是陽光勵志的世界,我喜歡的是David Lynch,或者係Fight Club作者Cchuck Palahniuk。一直改構思,改了三個月才看到是次「導演創作室」的主題「尋找敘事語言」,於是才考慮到「敘事」,才想到現今的版本,這反而令文本更加好玩。

製作: 我係一個「唔好意思開口」叫人幫自己做事的人,所以很多事都自己做,所以你會在工作人員名單上經常見到我個名。其實你可以話我害怕同人合作溝通都得!但係一個人做好多野又有慳時間的好處,例如自己整及找道具,就包合自己心意,唔洗道具部個朋友改來改去,而且我的創作很多是圍繞物件,自己負責埋道具更加可以刺激創作呢!不過外人睇落,就會覺得我似一個操控狂,咩都要話晒事。錯啦,有些東西我不懂就不會理,好似服裝咁,我是放手俾人整的,零干預。我係好信人的。只要搵人時,他/她合我的taste,我就會俾好多自由佢。講起搵人,在小劇場做導演經常都要做埋搵人,雖然朋友多,但要開口始終有點困擾。最後亦興幸找到「黃炳鳳」的全力支持,才可以順利演出,所以這次演出應該標為「揮揮遊樂園」及「黃炳鳳」的聯合製作較貼切。

後台工作……真是要點名感謝sm淑琪及dsm嘻喜果投入呢次演出,以前後台工作都要個導演理埋,現在有了她們,就可以放心,放下一心頭大石,專心做其他東西。

演員: 引導演員入戲係我非常弱的一環,近排劇場創作多數係自導自演獨腳戲,今次仲要做一個近乎dream logic的文本,我又唔係好熟「入戲」呢個過程,結果花了很多口水briefing,但都係唔work......呢d我以後要努力努力啦。不過演員都幫了我很多,她們都樂於發問,我就安心得多了。有時候,真係要多謝她們互相導演,這個排戲氣氛很好,我喜歡大家都input,我負責調節,甚至有時候覺得大家都係導演。幸好我選對了演員。

生活: 做創作可以影響生活,呢次演出令到我生活變得非常之累囉,甚至可能工都冇埋。我份工老奉ot,但係又要去排戲,唯有準時走,第二日俾人講兩句,不斷被上司扣分。有時會想,犧牲這麼多去做一個少人欣賞的邊緣實驗演出值唔值得呢?為何要做一個「新晉導演」呢?之後就開始想,根本是自己冇膽,不願為藝術放棄一份穩定的工出來闖,於是繼續做喪屍番九放五了。不過創作過程也協助想通了一些我愛情生活中遇到的難題。製作過程也加深了對朋友的認識及理解。娘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