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謊言
  The Third Life
2005年9月2至4日
前進進牛棚劇場  
駐團臨床心理學家:李嘉穎
創作/演員:彭邁、李君豪
 
林琪香、陳靜昕
錄像設計:陳雪寶
二胡/音樂創作:尹莊
電子音樂:林欣傑
服裝設計:李君豪
文字創作/裝置:陳志恆
 

 

 

 
 
陳炳釗 訪問 葉文華、 陳靜昕
文字整理:陳惠儀
 
陳:你們現在是在做甚麼工作?

葉:我現在於電視台工作,做motion graphic,工作時間穩定,晚上的時間可以空出來做別的事情,之前的一年就沒有這樣的空間。

昕:我現在於一間商業gallery工作,是刻意選擇的。因為以前參與民間藝術組織的工作,我對當中的溝通方式開始有點厭倦,很多東西也很重覆,為了資助而每年也搞差不多的活動。起初我也有寫藝評,與其他的創作者有溝通,但漸漸感到窒息,因為發現大家的溝通模式有點像困獸鬥。我覺得art World或art Scene應該是很大的。現在我的工作要接觸很多不同的人,跟從前有很大分別。我之前唸了兩年碩士,覺得自己變得很理論化、不實際、很抽離,跟這個社會溝通不了,因此想做一些與社會關係近一點的東西,調較自己與社會間的距離。

葉:接觸多了不同的媒體、機構,對他們的工作、過程和限制了解多了,自己看事情也會更體諒。溝通是很重要的,例如藝術界,普羅大眾可能會覺得藝術家的東西很難明白,但我想是因為制度上有些阻礙,令雙方的溝通變得困難,甚至互相界定,令距離就越拉越遠。

陳:這對你們有甚麼影響?

昕:對我的影響….例如我寫藝評,我不會看完展覽就寫,我會特意先去找創作者聊天,耐性地了解整個製作,而不是單從最後的作品來判斷,而且希望令讀者明白我所說的。

陳:但在劇場的創作,觀眾只看到結果;你們是怎樣想像觀眾,或觀眾的狀態,你又會想像觀眾看完了你們的演出後會有甚麼反應?

昕:我會代入觀眾的角度來看自己的創作,其實我們觀賞電影或演出的時候,也會想像如果我是導演,我會怎樣怎樣處理。我們做觀眾的時候會喜歡有很深刻的感受,因此亦希望觀眾在我們的演出中會有這種感受,而並不是我要你明白些什麼,又或是要灌輸什麼給你。

葉:我沒有刻意想過是否跳出來看,但我會叫一些從未看過劇場演出的人先來看排練。不過,我會抽身出來想這樣看舒不舒服。不如說說我們整合的過程,起初的確有些擔心自己是否應付得來,因為有一段長的時間沒有參與劇場創作,我和Janet(陳靜昕)在開始的時候已分工,她會抽離一點,比較批判的,著眼在內容上;而我就是負責執行上的,找方法去呈現。然後我們再找朋友討論,從多一些不同的角度去看。而我發現自己最終原來是想驗證一個「位」 --- 一個觀眾會想「你係咪玩野呀?」的「位」。這是很有趣的,因為我看原著小說的時候也有這樣的感覺,到了某時刻,我會想「作者係咪玩野?」,「這裡是真是假呀?」。我把這感覺放到戲裡去,也很期待知道觀眾在哪一個「位」會開始有這樣的反應。

陳:你所指觀眾的反應是知道你這是「玩野」還是「不是玩野」,那反應是指什麼?

葉:有些東西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玩野」,但這些地方我也是很認真地去想的。「玩野」和「唔係玩野」的定義不是一和零,會有灰色地帶。而那灰色地帶對於觀眾來說是在那裡?對於我來說是在那裡?而對於演員來說又在那裡?我覺得這很有趣。

陳:今次再做劇場創作有甚麼感覺?

葉:仍然很喜歡劇場,其他媒體佷少像搞劇場一樣,可以在一段時間內,一群人專注地一起就內容、形式交流,劇場是集體創作的成果。

昕:也很慶幸今次我們的參與者都是一些很好玩的人,整個演出是大家一起創作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