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這一年,我將更堅信,搞好一個團的意義

14個月的活動,6個新劇目,1個海外巡演,10個讀劇,1個文件展,1個晚宴,以及大大小小的周邊活動。在回顧和前瞻都變得困難的年代,前進進的20周年紀念能夠讓大家留在心中的,或許更多是我們捕捉當下的欲望,劇場的當下,當下的我們。我們努力去捕捉的,是自己的影子。古人用影子來丈量時間,觀測太陽。我們則亟欲讓影子來訴說時光的意義。

……在周年晚宴上重遇久違的舊友,不同的劇場軌跡再次交疊,李志文的提字,潘記的醒獅;從大膽構思到超級夏季四個戲輪演前夕的忐忑與亢奮,遊走在牛棚大小單位的群策群力,以及後來搬景搬到儍的疲累;夜深人靜六號室前的孤寂;山竹過後,海報架的滿目瘡痍和斷捨離;設計團隊一年來進出12號單位的無數個炎熱午後,受訪者親臨參與試演帶來的溫度和啟示;馬賽巡演時劇場咫尺外遇上黃背心運動所帶給我的Authenticity Effect;《大驅離》在四位核心創作人互動下所產生的獨特創造力……

然而,就算是在最意氣昂揚的時刻,我仍清楚看到,我們只是一群夢想著改變世界的小昆蟲,以為自己是活在亞馬遜森林裏的蝴蝶,在一個細小的角落裏振動著未豐的羽翼,卻妄想讓氣流傳到地球的另一邊去,激起千重浪。

回顧來時路,我們這些小昆蟲們,有時總會糊里糊塗,被環境牽著走,因為資源,因為人事,因為評論,因為觀眾,或者一些難以言喻的形式和理念,未曾展翅就已耗盡了氣力,又或者像一群卡夫卡筆下在洞穴裏忙碌地鑽來鑽去的小動物,焦慮地抵抗著不曾現身的敵人,吁著氣幻影重重。在《大驅離》裏編劇黃思農其實已留下了切膚的反思。

這些年裏,我自己也犯了不少錯誤,錯誤逼使我不斷去想,未來的路要怎麼走下去呢?五年以後,前進進還會是今天的老樣子嗎?但與此同時,經過這一年,我將更堅信,搞好一個劇團的意義。劇場變革,有時都在俗務的細微處。或者更根本的是,一群人如何能走在一起思考?這複數的藝術是如何煉成的?餘音繚繞,又或,回音沓沓,都不過是「靜默」的變奏,低頭徘徊也可以是另一種仰望,望月誰在乎圓滿!?

感謝過去一年參與前進進二十周年各項計劃的創作人、演員、辦公室裏的團隊、以及台前幕後的朋友們!特別感謝我永遠最堅實的後盾鄭綺釵,總是覺得自己不夠努力而不斷努力的駐團導演馮程程,在心境跌宕的日子中仍不輸人不輸陣的Miu Miu,港台間飛來飛去眾人沉默時總有好意見的Betty,200%投入做聲音設計如同在紅館開Show的阿達,等等,名字不能盡錄。

前進進永遠都是一個平台,有你們,有大家留下的印記!

 

 
陳炳釗Olivia Chan